搬家记

movinghome上周末搬家来着,整整忙了2天。而且基本上还是没怎么搬完。家庭主妇大姑除了忙着训奶奶,并且找了一个坑爹的搬家公司,以至于大部分工作都是由我和姑父完成的。

那个坑爹的搬家公司是一个华人搬家公司,小车太小一趟没有拉完所有家具并且摔坏了一个价值500澳元的烤肉炉子暂且不表,单说他们整个过程就表现得太机智了。基本上前半段他们主要是慢慢悠悠的把家具从旧房子里放到小车里,后半段指挥我和姑父把所有东西一件一件的从小车里把家具搬到楼上。我和姑父忍气吞声的听他们差遣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不然按小时收费的最终价格真的能让人肉疼死。然后小车由于实在太小了,拉第二趟估计又得花好几百刀,我和姑父不得不把剩下的家具自行拉到新房子里,其中包括好几张桌子,一堆椅子,还有一个大大的背投电视。姑父平时开的小卡车里常备着麻绳,熟稔绳艺的姑父很熟练的把所有东西都固定好,并且系的扣都是电影里见到的野外生存的那种,简直让我这种只会捆耳机线和电源线的人太羞愧了,这下终于让我知道为啥小卡车这类的东西这么爷们了。

我们顺手还把三个狗房子给扔了,当我们把三个狗房子扔掉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狗子们的眼泪。他们三个并排站在一起,透过玻璃窗眼睁睁的看着两天时间里整个屋子变空,肯定怀疑主人们不要它们了吧!

又到了一个没有接通网络的房子,我又得用 3G 上网卡上网了!

我纹身了

总是说要把第一份工资用来纹身,但这种浪漫的说法经常只会出现在报道或者采访里。不过自己总是想要一个纹身。

昨天心血来潮想看了看纹身图案,顺便找了一家在 city 的评价不错的店,今天就决定去问问。我带着图去店里,说我想弄这个纹身你们能弄么,他们说能啊,我说能做成细节一模一样的么,他们说能啊,我多久能做完啊,他们说一个小时啊,我说需要预约吗,他们说不用啊,现在就能做啊,我说做吧!

我在作妖方面的执行力实在是太强了。

我准备纹在腿肚子上,所以纹身的第一步是刮腿毛。别看这个纹身师文质彬彬的带着眼镜三七分头的,刮起腿毛真他妈下死手啊!直接刮掉了一块肉,纹身过程数它流血最多。纹的时候有的地方还挺疼的,尤其是在接近大血管和骨头的地方,疼得我脸都麻了。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一个小时之后,我就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纹身,听说头一周需要每天洗澡两次,然后再抹上凡士林。因为这个东西我每天还要早起半个小时。

它应该会伴我一生吧。

Photo 115

The White Rabbit Gallery

上周去了这个大白兔子艺术馆,它在 Central Park 的后面。我经过过好几次 Central Park,也知道他附近有好多奇奇怪怪的和艺术相关的建筑。但还真就没有去过那个地方。

去的过程中遇到一个一群熊孩子往一个小喷泉里倒了好几瓶子清洁剂,整个喷泉就成了一个大泡泡浴的池子,路人看到了也不甘寂寞,纷纷开始把泡泡捧出来到处扔着玩。

这个艺术馆专注于中国展品的收藏而出名。貌似我这个假文艺青年连这个都不知道,还真是挺没面子。还好 Daniel 年轻时是学艺术的,除了赚钱之外,他出没的娱乐场所都是与艺术相关。

tools tree进去之后一共大概有四层楼,一楼是一个小咖啡馆,二三四层楼都是展览的艺术品。艺术品大概每三个月一换,这三个月主要是一些现代艺术。分别主要有三个主题:第一个是一些解构了的老照片,就是给老的黑白照片赋予动态效果,好多艺术家都在做这个(比如我)。

avatar

另外一个主题是把一些新闻上头条的配图用油画重新绘制。最后的一个是关于文革审美,模拟中国老式的房间,花棉被,热炕头,毛主席的剪贴画等等。

old room

当然,凡是和中国沾边,并且老外感兴趣的艺术品,都会似有似无的沾着似有似无的政治味道,或是玩弄蔑视,或是深刻批判。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竟然在里面看到了艾未未的葵花籽,最开始的展览是布置了在一个房间里铺了一地,不过现在只有一小撮了,不知道是不是首次展览之后他们分批运到世界各地了。Daniel 觉得艾未未是中国最伟大的现存艺术家,不论是艺术成就还是政治态度。

Sunflower seeds

完事后我们去了一楼的休闲区,整个感觉就是一个中国风的饭店,里面提供各类茶和手工水饺。我们点了菊花枸杞茶,自从高考不再需要硬性熬夜后,好久没喝到那个东西了。

休闲区的天棚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鸟笼,我告诉 Daniel 说,其实中国人遛鸟的很多都是为了秀鸟笼。其实我没见过,都是听于谦说的。别人吹牛逼时候默默把段子记下来,在有用的场合转述出来,就是传说中的云吹牛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