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我眼中的苹果

apple product line

硬件

今年的产品线总体没有让人失望。这个移动设备进入缓慢迭代的时代后,苹果在工艺上每一点突破其实已经难能可贵了。当然喷子总是觉得每代设备都不够精彩,「没了当初 iPhone 1 时候的惊喜」,不过要知道,假使他们真的看过第一代产品的发布会,并且 vision 足以认识到那就是未来,就不会像现在一样闲来无事在网上到处散播这样的评论了。当时 stratechery 评论说 iPhone 5s 在与运营商合作的首发或许是 iPhone 最后一次的 Easy Money 了。不过它估计错了,对大屏幕的强需求让 iPhone 的销量再一次达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

iPad 的更新也表现出了苹果持续迭代的能力。更轻的重量,更薄的体积,更快的处理器,让 iPad 没有首次购买的遗憾,不过这不会成为让人淘汰掉前几代 iPad 的理由。现在的 iPad 更像是家中的 PC,多个家庭成员共同使用,并且旧的设备也足以应付日常的任务。

 WATCH 可以说是苹果几年来战略布局的结果,如果真的成功了,  WATCH 所带来的很有可能是科技第一次真正地踏足传统的时尚界,对整个世界的影响会远超过 iPod 和 iPhone。

屏幕更大更轻薄的 iOS 设备,配备视网膜屏幕的新款 iMac,以及即将发布的  WATCH 组成了苹果所说的有史以来最漂亮的产品线。

但令人失望的是产品配置。16G,64G,128G 的产品配置很难让人为苹果洗地,甚至连一向被人称作苹果御用非官方宣传阵营的 DaringFireball 都很直接地评论这种做法是短视的。Marco Arment 的评价很恰当,他说

Not long ago, we could just tell our friends and family to buy “an iPhone” or “an iPad”, unqualified. They were all great.

Now, if our parents call us and say, “We just got an iPad!”, we need to think, Oh no, which one did they get? Please don’t be one of the shitty ones…

软件

今年的 Yosemite OS X 和 iOS 8 配合起来更为平滑,iCloud Drive,Handoff,AirDrop 也把用户牢牢的圈在自己的阵营里,新语言 Swift 和更多的开发工具也让开发者开了又开。微软对多平台的融合,是把有着不同交互方式的设备硬生生的套用统一的界面。相反,苹果则是根据设备使用场景的不同,在保持最优交互方式的前提下,提供的数据的共享和工作状态交接的顺滑。正如在 Apple 十月发布会的时候苹果所说的那样,

 Sometimes you want to sit at your desk in front of a huge beautiful immersive screen, packed with powerful technology. And we’ve made that much better today with the Retina 5K screen for iMac.

Sometimes you want to take that powerful technology with you wherever you go, and we’ve made our notebooks even better this year with MacBook Air and MacBook Pro.

Sometimes you want to be close to your content, touching it and we’ve made that experience even better today with the iPad Air 2, more powerful and incredibly thin.

Sometimes you want to hold that powerful technolog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there’s no better thing for your hand than the iPhone 6 and iPhone 6 Plus.

这种体验,只有苹果可以做到。

吹毛求疵来说,今年苹果软件方面是令人失望的。

首先是软件质量的问题。我从使用苹果设备到现在也只有短短3年时间,但总体的感觉一直是每次升级都非常的平滑稳定。但是这次不同,首先是 iOS 8 的更新推送需要大量的手机空间,导致很多用户无法升级到最新系统。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当系统推送更新包却告知无法升级之后,通常他们不会特地的清理出足够空间后,去「设置」里来升级系统。当然,从工程角度可以说由于系统层面的变动之大,导致系统需要更多的空间来让新旧文件交接。但人们总是期望苹果会用黑科技把这些看似无解的问题解决,可惜这次苹果没有。

发布一个星期后,随之而来的是 iOS 8.0.1 的灾难性事故,让很多人甚至无法拨打电话收发短信,这些接连的灾难是 iOS 历史上是很少发生的。而新发布的功能,都会或多或少有偶尔失灵卡顿出错的反馈。

其次是UI上的。今年的 OS X Yosemite 和 iOS 8 在很多细节的打磨显得不足,这点不论从图标风格的统一,不同颜色的搭配和元素组件的布局都能感觉到。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在 iPhone 6 Plus 的界面设计上。对旧的 UI 缝缝补补过后,在5.5寸屏幕上依旧是照搬本来为3.5寸屏幕而设计的系统。 Landscape 模式即使在自家应用里的效果也差强人意,多少有仓促应付的感觉,总觉得是出自三星之手。

以上的种种加上其他的道听途说,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些是否是跟新的苹果管理风格有关。要知道像 Scott Forstall 和 Steve Jobs 这些暴君的离开之后,整个苹果公司的内部环境也不再充满紧张的气氛。也许工作的压力减轻,整体工作量的减少导致了整体交付质量的缩水。不论在系统稳定性,交互设计的细节上,甚至 UI 设计的细节上都给人一种很仓促的感觉。另外,Scott Forstall 的离开也有可能导致 iOS 开发的困难。听苹果离职员工回忆说,因为时间仓促,最开始的 iOS 的代码很杂乱,Craig Federighi 是否对 iOS 的交接已经得心应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相对于 iOS 来说,自家孩子 Yosemite 的灾难性问题确实少了一些。

其他

除了单纯的产品之外,苹果在对外风格上变化也很明显。看不出任何缘由的收购,对 U2 专辑强制地「赠送」,发布会上越来越多很糟糕的笑料,都引发了很多争议。当然对外风格的转面也都是公关的结果,不过这种转型到底「俗了」还是「亲民」了,现在还很难得出结论。

总之

硬件上的持续完美表现,软件上的较为明显的瑕疵,风格的转变,就是今年的苹果给人的感觉。

抛开种种的不尽如人意,2014,苹果对所有的平台布局终于完成了。

搬家记

movinghome上周末搬家来着,整整忙了2天。而且基本上还是没怎么搬完。家庭主妇大姑除了忙着训奶奶,并且找了一个坑爹的搬家公司,以至于大部分工作都是由我和姑父完成的。

那个坑爹的搬家公司是一个华人搬家公司,小车太小一趟没有拉完所有家具并且摔坏了一个价值500澳元的烤肉炉子暂且不表,单说他们整个过程就表现得太机智了。基本上前半段他们主要是慢慢悠悠的把家具从旧房子里放到小车里,后半段指挥我和姑父把所有东西一件一件的从小车里把家具搬到楼上。我和姑父忍气吞声的听他们差遣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不然按小时收费的最终价格真的能让人肉疼死。然后小车由于实在太小了,拉第二趟估计又得花好几百刀,我和姑父不得不把剩下的家具自行拉到新房子里,其中包括好几张桌子,一堆椅子,还有一个大大的背投电视。姑父平时开的小卡车里常备着麻绳,熟稔绳艺的姑父很熟练的把所有东西都固定好,并且系的扣都是电影里见到的野外生存的那种,简直让我这种只会捆耳机线和电源线的人太羞愧了,这下终于让我知道为啥小卡车这类的东西这么爷们了。

我们顺手还把三个狗房子给扔了,当我们把三个狗房子扔掉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狗子们的眼泪。他们三个并排站在一起,透过玻璃窗眼睁睁的看着两天时间里整个屋子变空,肯定怀疑主人们不要它们了吧!

又到了一个没有接通网络的房子,我又得用 3G 上网卡上网了!

我纹身了

总是说要把第一份工资用来纹身,但这种浪漫的说法经常只会出现在报道或者采访里。不过自己总是想要一个纹身。

昨天心血来潮想看了看纹身图案,顺便找了一家在 city 的评价不错的店,今天就决定去问问。我带着图去店里,说我想弄这个纹身你们能弄么,他们说能啊,我说能做成细节一模一样的么,他们说能啊,我多久能做完啊,他们说一个小时啊,我说需要预约吗,他们说不用啊,现在就能做啊,我说做吧!

我在作妖方面的执行力实在是太强了。

我准备纹在腿肚子上,所以纹身的第一步是刮腿毛。别看这个纹身师文质彬彬的带着眼镜三七分头的,刮起腿毛真他妈下死手啊!直接刮掉了一块肉,纹身过程数它流血最多。纹的时候有的地方还挺疼的,尤其是在接近大血管和骨头的地方,疼得我脸都麻了。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一个小时之后,我就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纹身,听说头一周需要每天洗澡两次,然后再抹上凡士林。因为这个东西我每天还要早起半个小时。

它应该会伴我一生吧。

Photo 115